那天清晨出門散步,掀開鞋櫃看到這雙塵封已久的鞋,興起穿著它們走入山間小路。清晨的空氣和早起的自我感覺良好都讓上下起伏的路面走來毫不費力,但踩在去年九月才鋪好的柏油路,走著走著忽然聽見寧靜山間傳來一陣陣節奏輕快的拍擊聲,稍停環顧四週沓無人跡,於是繼續前行,但響聲隨之又起,幾次詫異之後發覺原來腳下這雙鞋底大概感染了我的愉快心情,也開口笑得花枝亂顫。 

索性將鞋底扯了下來,另外一隻當然免不了池魚之殃一塊解甲歸田,拎著兩片鞋底繼續行走,不知不覺墜入將近十年前的回憶…
 



那一年,因為17年公務員生涯忽然倦了,於是放棄優渥薪水和指日可待的終生俸不顧一切跳槽到電子公司,老同學在這行也幹得有聲有色,於是時不時會到他的公司走動走動,似乎無可避免的開始接觸到電子業最時尚的運動-高爾夫球。

老同學知道我收入不如他而且生性儉約,所以經常邀我一同到練習場揮桿,以致後來順理成章下場打球,順道也在球場餐廳吃頓便飯,所有費用一律由他概括承受;事實上不止在球場,多年來所有他在的場合我都沒出過半毛錢。

我們彼此從來不曾說破這種「不公平交易」,但相識40年我知道他明白我的心情。

一次進出球場之後,他說剛買了一雙新鞋,如果不嫌棄,原來那雙「硬鞋」可以送我,這才察覺到原來每個人在球場穿的都不是一般球鞋,而從小到大我向來是一雙鞋闖蕩藍、羽、桌、網球場,憑的是過人的運動細胞,從來不靠名牌加持,偶爾念頭閃過,也捨不得針對不同球類買雙不同的鞋,何況這回是索費不貲的高爾夫鞋。而當時,新手上陣桿數從未低於180,還來不及培養自信,又碰到公司風雨飄搖之際,對照每位球友的意氣風發就更加自慚形穢,偽裝的自尊正處一觸即碎的窘境。

我默默從老同學手中接過這雙球鞋,大概也說了一個言不及義的笑話遮掩複雜的情緒吧?我依稀這麼記得。

不久之後,他又說有人送了一套價格不菲的球具,原來那套就請我笑納,於是結束了我們共用一桿的景況;又有一次他從汽車後座順手拿了一個提袋說「客戶送的用不著」,於是我擁有了人生第一部筆電;有時候我在想如果有一天他對我說「這裏有一箱用過的鈔票,請不要嫌棄」,應該也不會令人太意外吧?

 



即便裝模作樣的再像一個球場老手,尷尬的事還是發生了。不知何時打球的人都開始換穿「軟鞋」,有一天走在球場大廰我警覺到只有我一個人走路會發出聲響,即便再怎麼摒氣凝神將全身重量集中在鞋中柔軟處,但這前後都嵌著突出金屬的鞋好像專門用來整不該在這兒出現的人似的,所以除非停下來不走,否則一步一「鋃、鐺」,整個大廳都可以聽到讓人想鑽進地洞的迴響。

不想硬著頭皮去買雙新鞋,不想看到老同學拐彎抹角的又換鞋,不想再接受他負擔球場所有費用,我開始找藉口婉謝往後的邀約,整套球具送給了另一位也捨不得花錢卻不會像我愛鑽牛角尖的朋友。

老同學大概明白了我的感受,當年我讀書和服務公職雄姿英發的日子他知道,相對於如今我這角色的生活他也捱過很長一段日子。於是他不再找我打球,改為偶爾電話邀我到他公司附近用餐或請他年輕美麗的老婆下廚吃個家常菜。

印象中我們從來不曾說過甚麼貼心話,各自都是能言善道的人,但坐在一起經常是有一搭沒一搭的閒扯淡。


後來公司陷於經營困境,沒有公職退休金、幾乎全部積蓄投入的公司股票快要變成壁紙、全家唯一收入來源不保…45歲的我不想坐以待斃,經歷公民營事業的磨練,夫妻倆都不想再過這種忙碌卻不充實的日子,於是開始到台東尋找人生下半場的舞台。

但極為有限的資金和從小到大被金錢綑綁的觀念讓那段日子充滿了不安和恐懼,有一回
錢所苦嚐試探詢老同學「如果我蓋民宿的資金不夠,你這兒能夠支援個一、二百萬嗎?」,對我們這種奇特交情和性情的人而言,這是壓了很久很久實在耽心不過才會迸出的話兒。

「這需要說出來嗎?」老同學抬起頭淡淡的說,眼睛隨即又轉向他的電腦。


國中時我們就是焦孟不離的死黨,那時我成績好才藝佳又是班長,三天兩頭到他家就是他被老爸老媽還有四位老姊大聲比較嘮叨不休的時刻,但他從沒因而要我別去,我也沒有因而不去,十三、四歲的青春少年,彼此有一種懶得去說的默契。

上了大學,彼此忙著各自快活的日子,久久見次面仍然不會去談甚麼未來的理想,眷村出來的孩子多半只敢想將來能夠顧到家庭孝養雙親就老天保佑了,根本不敢做甚麼出人頭地功成名就的白日夢。

大學戀愛談得火熱,陸續聽說他大四被退學去當大頭兵,後來又聽說他退伍重新插班,畢業後進了電子公司。這一段長長的時間我沒有找過他,我知道他也不想這時遇見我,因為我不會說甚麼安慰話,他也裝不出感激我的樣子。
 



熬過從來不曾詳細透露的苦日子,老同學現在是上市公司老闆,人前人後看得出他是受員工敬愛和同行信賴的人物;他的言行舉止在這個行業並不多見,業務出身的他不多話,不喜交際應酬,也不愛出風頭,潦倒落魄的時候如此,意氣風發的時候如此,他總都是這麼可有可無的笑笑而已。

就像這雙鞋的鞋面與鞋底曾經緊密相連,我們各自也走入不同的人生之後彼此逐漸分離,然而無論當年我是鞋他是底,還是如今他是鞋我是底,我們依然用一種特殊的訊息連結彼此,而且始終有一種自信「無論多久,人生的重要關頭我們都會像這雙鞋底鞋面再度合作無間」。


好好一個暮春三月鶯飛草長的日子,外頭卻是淒風冷雨,大自然都不正常了,於是也應景發神經寫了這麼一篇文章,提醒你人生苦短,這輩子千金華裘不如交幾個不賴的朋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佈居 的頭像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villacafe
  • 今天店裡來了九十多個用餐的客人!
    幾翻激戰過後心底總有個小小的聲音,
    這樣的生活模式我還能持續堅持多久?

    朋友都說羨幕我,這年頭小餐飲店並不好經營,
    殊不知我也是想及早轉彎的人...
  • 還是值得羡慕的,因為有了地就可以讓夢想著床,也許圓夢的時間比自己期望要久一點,但如此醞釀出來的結果才更令人陶醉,加油,別急!

    陽光佈居 於 2012/04/01 13:33 回覆

  • paulllins
  • 又是一股深沉的陽光式感動
    很久遠.....很香醇......的感覺
    不會忘記的....很珍貴的情誼
    有否常聚偶會在不居呢?
    ~~
    看到 小慈好像紅潤很多像古典女孩....... 山居生活真好.....
  • 確實,經歷江塵滄海,只要日子還過得去,感覺老酒、老伴、老朋友才真得讓人生值得留戀。不常聚,但也無憾,只知道因緣到了,自然又會見面。

    陽光佈居 於 2012/04/01 13:39 回覆

  • 玉心
  • 曾經有位男性友人跟我說 True love, only among men
    他說男人之間平日說不出什麼體貼的感動話,更不可能握著你的手或擁你入懷安慰你
    但打球勝利激動時卻可以緊緊摟抱親吻彼此
    那時,我便了解了男人深刻靦腆的友誼
    有時,覺得壓抑的深了些
    下次你擁抱他一會兒,看會有什麼發生 ;-)
  • 上次慧星撞地球造成恐龍滅絕是多久以前?下次再來之前我會慎重考慮你的建議!

    陽光佈居 於 2012/04/03 07:52 回覆

  • 性情中人,才有性情之中的朋友。
  • 言簡意賅,顯為高人!

    陽光佈居 於 2012/04/03 21:24 回覆

  • 亦屏
  • 念揚,雖然文章中只有短短一句話帶到我,但看完時已經熱淚盈眶~哈哈!當然不是為了那句話,是為了你們老兄弟的友誼,好
    感動!
  • 年輕美麗的女人:還好這熱淚盈眶時我不在場,否則目瞪口呆真不知如何演這人生劇場了;感謝過去和預支未來的所有感謝,不止為了每一頓飯。

    陽光佈居 於 2012/05/09 07:09 回覆

  • 亦屏
  • Sorry!!!念"陽"
  • 兩個字我都喜歡。

    陽光佈居 於 2012/05/09 07: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