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風細雨,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落地窗前遠眺太平洋,最容易勾起一些回憶。

回憶似乎也會隨著身處的環境自動過濾,在不算太短的人生裏挑選對應記憶特別深刻的片段,於是三十年前在同樣背山面海的馬祖南竿服役的一件往事立刻跳上心頭…。

那是一個晴朗的夜晚,我帶著數十位士官兵到馬港的灘頭清運,不同單位弟兄們趁著有限的漲潮時間拚命從補給艦搶搬五花八門的工程和民生用品堆擠到沙灘上,不到二百公尺見方的灘頭充斥著一股緊張忙碌的氣氛像極了螞蟻搬家,身為手無縛雞之力的輔導長,我只需偶爾叮嚀官兵們注意安全,遊目四望之際忽然間被一個極不協調的畫面強烈吸引。

隨著補給艦下船的居民魚貫回家之後,一個面貌清秀的年輕女孩靜靜出現在一片嘈雜的沙灘上,她坐在大皮箱上茫然四望,空洞的眼神彷彿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她到了甚麼地方?當年的外島嚴禁平民登岸,踏上土地的陌生女孩似乎只有一種可能…

她是俗稱「831」特約茶室新來的服務生!

怎麼可能?在當兵三年母豬賽貂嬋的外島,雖然每一個印入眼簾的女孩都叫「美女」,但初來乍到不滿一年,我非常確認眼前這個女孩即便在大學校園也能稱得上「系花」以上水準,這麼漂亮的女孩怎麼會在外島出現呢?我的心充滿疑惑。「但願不是」,二十鎯噹仍然清純的我不禁皺起眉頭。

放假合法尋歡的弟兄們回來津津樂道的對象越來越一致,每個人都搶著捧那位「新來的」場子,雖然大家免不了各自吹得天花亂墜,強調自己多麼雄壯威武令對方高潮疊起,奇怪的是每個人又都透露了一個相同訊息「無論你在她身上如何予取予求,她的眼神總是射向蒼白的天花板」。縱然充滿好奇,我一直沒辦法像弟兄們那麼理直氣壯走進那個對聯大喇喇寫著「大丈夫捨身取義  小女子獻身報國」的神祕花園弄清究竟,但從他們對「女神」的描述我幾乎確定就是那位沙灘上的女主角。

她為甚麼淪落到這個地方呢?茫然的眼神中隱藏著甚麼樣傷心故事?越來越強烈的好奇心變成在越洋戀情外的另一個生活重心。

一紙公文終於讓我有機會光明正大走入了傳說中的軍中樂園,指揮官請我去那兒為服務生做一場「保密防諜」的演講,也沒甚麼好奇怪的,不是說匪諜無孔不入嗎?這些無「孔」不入的尋歡客經常在服務生面前大放厥辭,長官大約是希望藉此揪出大嘴巴的國軍官兵吧!無論如何,能夠親入虎穴一探究竟對當時的我真是一件緊張刺激的任務!

永遠難忘走入「課堂」那天看到的景象,原來很耽心她們會露乳擺臀煙視媚行的調戲我這個幼齒軍官一如電影情節,誰知在等待區改成的教室,早就正襟危坐的十幾個女孩每個人都穿著連身禮服宛如參加盛宴,臉上恭敬的神情就像剛唸書的小學生,課堂一片肅穆,幾十隻眼睛露出求知若渴的表情。強捺著小鹿亂撞的心我不知所云上完了一小時課,然後按規定進行隨堂測驗。看到她們緊張不安的表情似乎把這個根本沒人在意的例行公事當做聯考,有人不斷搓頭髮,有人偷瞄隔壁考卷,還有人唸唸有詞祈禱猜對答案。

收完考卷,她們圍著我希望當場告訴她們考了幾分,我訝異的問她們怎會這麼在意成績,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孩感慨說已經好久好久沒有考試了,另外幾位仍不停的說好緊張,臉上露出對學校生活的懷念;正忙於解釋考卷要帶回去才改的原因,我忽然看到人群外靜靜坐在椅子上的那個沙灘女孩也定定望著我,當人群慢慢散去,她緩緩走到講台前對著我欲言又止,終於還是往門外走去。

「喂!你慢點走」,操著濃厚鄉音的士官長大聲叫住女孩,然後回頭用更大分貝對我說「輔導長,謝謝你今天來為我們小姐上課,這裏沒甚麼好招待,現在是莒光日沒人會來,我就請你和這位小姐玩一玩好不好?」

沙灘女孩回過身來,晶亮的眼睛閃過一絲複雜而異樣的光芒,站在門口等著答案,我當場漲紅了臉不知如何是好,剛收好的考卷掉落一地,從來沒經驗的我不敢冒然拒絕傷害了女孩自尊,但此情此景天知道誰會有那般閒情,於是藉著撿考卷掩飾手足無措的窘迫,口裏嘟嚷著另有要公得趕回去,當頭再抬起時,只能看到沙灘女孩轉身離去的背影和她隨風輕盪的長裙。

那一幕,至今難忘!

考卷改好請指揮部政戰士送回去時還被那位老鳥嘲笑說從來沒有教官當真改過這種考卷,更別說還發那些「特種考生」。我沒管辦公室其他官兵奇怪的眼神,也沒解釋連我自己也弄不清楚的原因,雖然我終究沒去問她們收到考卷後的心情,但想必應該很開心吧?在每天近乎麻痺的工作之後看到自已的成績。

我給了她們每個人最少90分!

忙於準備托福考試和申請國外研究所,我窩在一個遺世獨立的山洞很快就忘了沙灘女孩,直到退伍前最後一次的清運我又在擁擠的人群中看到了她,大概是搭船返台度假吧?仍然一個人坐在皮箱上,但這回正熱絡與穿梭往來的官兵們打情罵俏,嘴上叼著一隻又一隻的煙,當她忽然回頭與我四目對望,不自覺得我又漲紅了臉,但遠遠的她只似笑非笑牽動了一下嘴角隨即轉過頭去,同時將夾在姆指和食指間的煙屁股老練的彈了出去,微弱的星火在黑暗中畫出一道漂亮的弧。

那一年教師節,我得到馬祖防衛部的「優良教官」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佈居 的頭像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孔令琪
  • 看到這篇文章也正好是夜深人靜,細雨的台北
    關於 「831」是當兵最常聽的阿拉伯代號之一,常聽說裡面「勞軍」的女孩,很多都是從台灣因
    為犯罪(賣淫),被處罰到外島當「831」女郎,不過,至今都沒去查探真偽。
    我報社之前的一位同事,服役在金門,就是專門管理「831部隊」的軍官,不過,他也很少談論有
    關服役單的情形 ,我們也都沒有去問,這也算是一種禁忌。
    看到文中提到「大學系花級」美女,竟會去831服務,也讓我震驚不己,訝異的是,一直聽的是裡
    面的女人都是「又胖又醜」,還有面對客人「辦事」時,可以一邊看報紙或一邊吃甘蔗,時間一到
    就大喊 「下一位」。我好奇的是這樣的女孩是什麼樣的心態去831下海,還是有什苦衷
  • 令琪:看到兩篇留言都是來自大男生,不禁會心一笑,想必大家對當兵時的回憶就像麥帥形容他的西點軍校入伍訓練「給我一百萬重來一次?門都沒有,但要用一千萬買斷我的經驗?想都別想!」。對於831更是另一種奇特的回憶,你敘述的情形我也曾聽過,但根據事後統計分析,我想也是因人而異,我們連上鼓起勇氣初體驗的小傢伙都是滿面春風銷假,但那些自命老江湖的人確是經常抱怨,將心比心,我想那些服務生也是用相對心態決定獻身報國的程度吧?
    敲下鍵盤時那個女孩的臉龐又清晰浮現腦海,當初也有你的疑惑,但想必也是不堪回首的人生吧?所以忍住沒問,無論甚麼原因,希望她如今已是撥雲見日的自由之身。

    陽光佈居 於 2011/01/06 11:08 回覆

  • 很棒的憶事,謝謝您的分享!

    人生總有太多看不見,把握當下所擁有

    建富
  • 建富:謝謝提醒,搬來荒郊野外就是因為看到了曾經錯過的美好事物,於是企圖抓住青春的尾巴做些事情,希望將瞌眼之前的遺憾降至最低,我們互勉!

    陽光佈居 於 2011/01/06 11:17 回覆

  • 闕佬
  • 微風細雨,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落地窗前遠眺太平洋,最容易勾起一些回憶。
    回憶有兩種;一種可以寫在facebook公諸於世的。寫得很精彩,卻不是最深刻的回憶。
    另一種回憶不足為外人道也,更不足為內人道也的,卻只能留在心理造成內傷。
    或者改天到陽光佈居去,我們哥倆好好聽你聊聊。你放心,我會謹守男人的三守之一:
    守口如瓶的。
  • 想來都是「巷子內」的哥兒們,其實留在心裏的內傷也只能自己舔傷口,那種傷每人看起來相同,細細在顯微鏡下分析又個個不同。要嘛等時間麻痺,要嘛等下一位女主角療癒,這些都比守口如瓶或不守口如喇吧要來得有效,咱們見面聊聊將來才是重要。

    陽光佈居 於 2011/01/08 22:16 回覆

  • 淑姿
  • 念陽, 你的文筆真感人, 還有, 你認真對待她們, 一定會在她們的心上留下一個難得的記憶的.

    我在自我療癒的過程中, 得到了很多的收穫, 也邀請同伴一起走個人成長的路.

    我現樂於南北奔波, 和人談談, 開開課, 或許以前哪裏都沒去, 現在多跑跑, 有益身心.
    這是我的行蹤http://blog.xuite.net/shutzuwu/lesson2
    我現在的寫作班偏向於個人成長方面, 以寫作為工具和媒介, 達到成長的目的, 也可以發掘各人
    的潛力.

    哪天到台東和你們交換心得.
  • 淑姿:很意外也很高興你的發聲,做為老鄰居一路看到你驚人的蛻變,一方面為你追尋自我的勇氣讚嘆,一方面益加相信每個人天生都具備不同的潛能,可惜大多數人寧可崇拜偶像而不敢相信自己。出了第三(四、五、六…)本書了嗎?希望與你面對面談話的每一個讀者都能從你的經驗中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天命,並且付諸實踐。

    陽光佈居 於 2011/01/09 20:47 回覆

  • thomas0606
  • 念陽大哥

    我是國峰
    昨天一時忙忘了回電
    有點不確定我是否有跟您說初二我不能去的事了
    抱歉抱歉 年底工作有點雜亂
    連是不是打過電話都不確定了
    先預祝您與慈佈新年快樂

    國峰
  • 收到你的簡訊,我們彼此互祝新年平安順利。至於初二空出來的房間,也許也讓它過年放個假無妨。

    陽光佈居 於 2011/01/14 09:41 回覆

  • 陳怡齡
  • 念陽, 透過你的文字可以感受到你內在的溫暖. 心靜, 很多事都更明白. 我收到妳們家邀請的一
    個類似facebook的邀請, 但我這個想從stone age出來的人, 還沒能搞懂怎麼透過網路跟你們
    link. 給我一些時間, I will.
  • 怡齡:謝謝你的讚美,「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應如此」,這是我看到來文浮起的第一個念頭。但對於另一個由我親自發出的「shopy」的邀請則是一個stone age才會發生的錯誤,那是一連串亂按鍵的結果,可以不要理它,更不要浪費你寶貴的時間。

    陽光佈居 於 2011/01/14 15:52 回覆

  • walker
  • 寫得真好, 好一個倫理親情大戲的題材啊!!
    那煙屁股劃個弧飛了出去, 也在人生課題上面做了一個重要的標記..
    好像身歷其境一般, 我腦中閃過了等待答覆時, 那複雜又異樣的眼光,
    以及最後的一幕裡, 女孩那身不由己的嘴角; 那或許只對您有意義,
    但是很感謝您的分享, 這真是一個重大事件, 不止對您一人有意義而已...
  • 小時候笑娼不笑貧,長大後笑貧不笑娼,四十不惑之後娼貧兩不笑,只覺每個人的一生透過不同生活方式都有修行得道的可能,一旦有了「彼此」之分,極樂和天堂都漸行漸遠矣。
    那個沙灘女孩,從來不曾在我記憶中消失,但已從原來單純的回憶逐漸變成一個觀察自己心境轉變的指標,這句話不容易說明白,就盡在不言中吧!

    陽光佈居 於 2011/01/14 21:15 回覆

  • 小老虎
  • 您的文筆真好
  • 您的文字真少

    陽光佈居 於 2011/08/12 13:21 回覆

  • 妮民
  • 念陽大哥您好:

    真是珍貴的回憶。我的父親和您的經歷有某些重疊之處,他也曾去馬祖金門當兵。最近我請父親將
    某些往事寫下,那些和時代背景有關的人生體驗,都是極難得的故事。謝謝您的分享!
  • 親愛的妮民:「珍貴」兩字不敢當,但的確是人生中一件耐心尋味的際遇,我到現在還在玩味這場際遇對我後來的人生發生了甚麼影響,細徵的還沒悟出,但如今也在從事每天「生張魏熟」的工作倒是令人莞薾,不曉得這兩者之間有無因果關係?
    我有一個朋友,父親是從大陳島撤退來台的,一生顛沛流離,她也曾依父親的回憶寫了十萬字的書並且編成一齣舞碼,依你文字的功力,也許可以寫個百萬字的巨作。

    陽光佈居 於 2011/08/16 10:2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