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聽過一句話「興趣又不能當飯吃」,它像DNA一樣深植腦海,如同日出日落一般的真理,即便最叛逆的人好像也都不曾質疑。
念陽大哥從小到大當過很多次模範生,對教條奉若規臬,欲沒想到在花甲之年搬來荒郊野嶺過著現代山頂洞人生活,日日夜夜仰視浩瀚宇宙和滿天星斗,聽聞來來去去的人生故事,忽然開始嚴肅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因為,對每一個忙得死去活來的現代人來說,如果「興趣不能當飯吃」,那麼「當飯吃的都沒興趣」囉?
這一思索真是嚇得魂飛魄散。


我們從早上七點到晚上七點,從二十出頭到五十望外,這一天最精華的時間,這一生最璀爛的歲月…,
我們都在做沒興趣的事?

這篇文章,只是在民宿接觸的許多讓我覺悟的故事之一,「興趣」不但應該當飯吃,你還可以用不同的興趣組合成一頓豐盛的人生饗宴。
於是,我從此不斷在餐桌、在大學課堂、在火車廂、在馬路邊、在誠品、在7-11總公司…,在每一次因緣中像傳教士般不斷述說著

「興趣又不能當飯吃~   誰   說  的 ?

 

 

作者:張念陽

發表日期:2017-01-17

點擊瀏覽數:2081

清秀女孩一個人走進來,俐落的放下背包,隨著環境介紹,一雙烏溜溜的眼睛不住打量著每一個角落,像是好奇,又好像藉著這動作避開心頭一個又一個的結。

三天兩夜,她總是一個人靜靜的看著書,看著海。其他年輕房客開心的笑著,鬧著,彷彿全然與她無關。

與年輕人談到他們工作現況和未來時,環繞著「興趣不能當飯吃?誰說的?」主題,感覺到坐在角落的她眉毛微微一挑。二個小時的對話攸忽而逝,她仍然凝視著大海,沒有隨著各人起身稍稍改變坐姿。

第三天早上,女孩趁著一個無人空檔問我:「念陽大哥,你覺得甚麼是藝術?」

我抬頭注視著她「我沒有能力定義這兩個字,但我知道堅持走在這條路上勢必要承受很大的壓力,從經濟、父母、伴侶、社會各方而來。你的痛你的喜別人沒辦法理解,也沒辦法分享;這是一條孤獨的路,也是一條容易動搖的路。

她靜靜的聽著,眼眶泛起一陣薄霧。

「但我尊敬、佩服走在這條路上的人,我一輩子也學不會這種堅持,也羡慕他們對探索生命的熱情;但如果堅持不下去,我不會嘲諷他們,因為他們曾經努力嘗試,已經比我們大多數人勇敢,我會獻上無限祝福。

女孩的眼淚決堤而出。「念陽大哥,我熱愛舞蹈,習舞二十多年,但台灣社會要養活一個舞者太難了,我們經常入不敷出,生活非常拮据,還有各種舞蹈傷害伴隨一生。舞蹈教室雖然收入較穩,但也意味著要放棄創作,每天陪著初學者練習,自己的舞藝也日漸退步,真的很不甘心。」她時斷時續的泣訴內心糾結。

「我們不敢結婚,也不敢生小孩,伴侶經常只能找圈內人,因為外人完全無法體會我們的付出,也無法諒解我們不正常的作息。但自己人處於相同困境,很容易摩擦爭吵,最後經常落得婚姻、工作、創作一事無成。」
「這時候就會懷疑自己的堅持有沒有價值?難道這麼多年的努力只是浪費生命?」

女孩傾訴一大串委屈之後,眼神中佈滿了矛盾感傷茫然。

我沒插話,非常專心傾聽她的故事。我知道她急於找一個答案,讓自己能夠決定走或不走下去的答案。

「我無法建議你的人生,但如果你堅持走下去,我會對你肅然起敬;如果你改走另外一條路,我會相信那是你最好的選擇。舞蹈,是我們透過它認識自己的方式之一,通過其他方式,你也可以認識到不一樣的自己。」

女孩拖著行李走出大門,動作非常緩慢,像是還壓抑了很多情緒。

「我可以抱抱你,再走嗎?」她鼓起勇氣抬頭問。

「當然!」擁抱中我感覺她的身體微微顫抖。

放手,轉身,只是二個台階,女孩舉步維艱。

「需要再抱抱嗎?」我微笑著。

女孩轉身飛快再度緊抱著我,眼淚像斷落的珍珠項練,邊哭邊說:「謝謝你願意聽我訴苦,我已經壓抑太久太久了。」

三年後

不再孤獨,她邀了一位朋友出現在眼前,臉上明亮的笑容感染了我。

「找到出口了?」再度擁抱時我問她。

她驚訝的望著我。「念陽大哥,你還記得我們的對話?」

「怎麼忘得了?」

女孩後來選擇一部分時間擔任瑜珈老師,一部分時間維持她的舞蹈創作。她說兩者的結合讓她身心靈同時有了明顯提升,雖然不是十全十美,但已經很滿意現在的生活。

開心看到她破繭而出,女孩感謝我當年的傾聽,讓她在情緒釋放之後看到其他可能,才發現很多無謂的悲傷來自執著,放掉執著就能看到更美的天空。

~本文另刊載於2017.1.17「未來Family」線上雜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佈居 的頭像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