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凡曾經當過台北烏來體制外種籽小學的校長,現在是台東均一中小學負責藝術學程的老師,也是一位十足天真活潑又…呃…又可愛的老頑童,在認識的朋友裏頭,也只有著名的詩人畫家管管可以分庭抗禮,但說到對付小毛頭的超級無敵本領,甚至連管管也得甘拜下風了。

五月,均一教師共識營在咱家溫馨舉行。和這群對孩子充滿愛心的老師們聊到咱們這兒超級迷你小學的點點滴滴,瞧他們聽得入神,於是趁便講了一個孩子的奇幻之夜,那是一個集隔代教養、貧困環境、兩代溝通不良、神秘陰森各種情節於一身的故事,簡單來說就是一個82歲姨婆和8歲古靈精怪頑童相處的故事。

主人翁一臉透著狡黠聰明的樣子,第一次見面是他大搖大擺走進民宿完工前暫居的大房子主動要和我聊天。對鄉下地方一個6歲的孩子而言這真是一件不尋常的舉動。他說他學問很好甚麼都懂將來要做科學家,三言兩語之後明白他未來能不能當科學家我不曉得,但若只想要當個電視名嘴應該綽綽有餘。



一年多後他上了小學,不斷從老師那兒聽到他的負面訊息,偷竊、說謊、逃學、騙人,唯一與我當年觀察一樣的結論是「這個孩子很聰明」。

一次蹺家之夜驚動了整個村莊,正在教其他孩子打桌球時聽到村長不斷廣播請村民協尋,警車也在暗夜裏來回搜索,心裏糾得緊,還好最後只是虛驚一場。事後從老師那兒知道他因為沒寫功課怕老師責備加上一位高年級學長命令他代揹書包上學的壓力,無處可吐苦水之下他選擇了逃學,而當晚他一直躲在草叢裏看大人著急的穿梭往來,無意間摸到一條蛇還與牠玩了很久,「蛇的身體涼涼的」他當時說。

丁凡聽得入神,她認為這裏的孩子應該都有類似的困境,所以想用擅長的戲劇治療舉辦一個三天兩夜的戲戲營呼應我們的「長城計畫」,目的則是透過戲劇過程讓孩子明白有大人關心他們、激發他們自信、讓他們覺得自己值得被愛…等等數不盡的效果。



這個點子實在太棒了!因著孩子們愛玩耍寶的天性,不動聲色引領他們感受到關懷和自信。而且丁凡還說她要邀請國內一流的專家配合進行。

夫妻倆立刻與鳳珠校長和蓮英老師商量,雙方一拍即合覺得只要有任何對孩子有幫助的機會都值得嘗試。




於是七月初的三天,忠勇國小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精采畫面,如果不是腦海浮現太座大人平時再三提醒的「不要比較」,否則我真想說這種活動恐怕連很多台北孩子都沒玩過,何況丁凡沒吹牛,來的老師可都是貨真價實的A咖王牌,尤其是她們的超級耐心和愛心在見面短短一個多小時就完全御下了孩子們對陌生人的恐懼和猜疑(你們是誰?為甚麼要來教我們?藝術治療老師?我們有病嗎?),每天七小時全程陪伴這些野性未馴的小潑猴,她們完全未露不耐之色,反而從接觸中充份理解這些孩子所處的困境而展現更多的包容和體諒。



活動從親自動手做道具開始,丁凡她們從台北帶來很多材料,想要以「長城基金」支付旅費和材料錢卻被大笑婉拒,她們說除了貪圖「陽光佈居」的美景壓根沒想要我們額外開支,一般被人拒絕總不是滋味,但這種情形卻讓人完全歡喜接受。

丁凡後來告訴我從做中學習最能產生孩子自信,而且絕不要批評或指導孩子創作內容,他們來問的時候只有鼓勵和讚美,他們創作的結果沒有好壞,重要是過程中讓他們暸解自己可以辦得到,大人則從中暸解他們心裏反映的世界。







孩子們第一天先用竹盤做盾牌,用報紙一層一層敷在竹盤上,為了結實耐用他們得絞盡腦汁外還需要無比耐心,嘿!嘿!不知丁凡怎知道咱們忠勇小猴子最缺這兩種本事?

本來以為躺在那兒動也不動讓人幫忙敷臉製作自己的面具模型時,長達15分鐘的過程這些小猴子會躺立不安花枝亂顫,卻沒想到竟然一個接一個都順利完成,既沒人跑來捏一下手也沒人好奇的掀開面膜,像是訓練有素紀律嚴明的組織。這…這…真奇怪,他們平常明明完全不是這樣啊?




孩子們聚精會神的彼此協助,不難從每個人動作觀察到不同個性,像這一口氣可以跑30圈操場的小鬼我知道他不會等做完才四處炫耀,缺乏持續學習的耐性是他的罩門,但一股體內抑不住的能量卻可以幫他找到另一個出口。會不會「行行出狀元」言之過早,找到孩子天賦培養出自信是我們更注重的環節。




各自發揮創意後的成果正默默躺在操場晒乾,像是焠煉後的鐵才能成鋼,不曉得今天容許他們天馬行空親手創造出一件作品的回憶會發生甚麼影響,但我知道經過這樣的洗禮,他們一定將有或多或少的不同。



面具也完成了,如果單獨呈現在市立美術館並標上一個大師之名,你敢小看這些創作嗎?



孩子們在司令台上認真練習明天的成果發表,因為要邀請家中長輩參加,嘴裏嚷嚷無所謂,其實心底可在意得很。最後一天的成果發表並非重點,重點是過程中他們經驗了創造、學習、耐性、紀律、包容、互助、愛與被愛…189種感受,這才是這些大人們包藏禍心的真正目的。




三位勞苦功高又足智多謀的老師不能不鄭重介紹,畫面從右自左為劇場導演、擁有自己戲劇治療團隊的淑玲(大喬),中間是台灣藝術治療學會理事長汶芳,左邊最慈祥和藹心事細如絲的是丁凡,她們三人各自在不同國家幾經磨練修得一身好本事。



小孩子最假仙,上場前每個人都說不想演,上場後卻比誰都賣力。



忠勇鼓團用水桶敲擊出來的效果令在場每個人大吃一驚,明白他們是利用二小時向老師學習之後的成果令我又吃一驚,因為不同的節奏需要不同的鼓手互相搭配才行,而他們卻像是合作經年的隊友,簡直不可思議!



每天為生活奔波的爸爸媽媽、阿公阿嬤平常笑容不多,但即使再壓抑再悶騷,那天也被孩子們的表現逼至崩潰邊緣,再也忍不住的媽咪留下了這張噴飯(如果她剛吃飽,我保證會)的畫面。




看到沒?有人將竹盤做成盾牌,但也有人將它做作帽子,這也是老師們的預期目的之一,希望孩子不要自限於固定的框架。



注意這些在大自然中長大的孩子在沒有任何限制下,他們如何用色和構圖?



有沒有發現,經過三天與潑猴的纏鬥,淑玲老師仍然比孩子們還要high?
這才是「日久見人心」,看得出淑玲是真的喜歡陪孩子一起在快樂中成長。



臨時被拉出來發表感言的爸爸說「我在忠勇住了五十年,這是第一次羡慕孩子們有這樣的學習機會」。孩子的爹很感慨錯過的童年,但他不明白,孩子為了他能出席這場演出不知有多麼高興,因為早上另一位女孩悄悄拉著丁凡的衣角難過的說「阿嬤說她有事下午不能來」。
有時候父母甚麼都不用做,只要高興孩子的高興(此為原住民文法),他們就覺得很幸福了,這說來很簡單,但多數父母只喜歡自己的喜歡,卻也沒甚麼把握地美其名曰「這是為了孩子的將來」。





不止這張照片,這段文字,丁凡在她部落格裏記錄了幾篇活動點滴,其中 http://balas.typepad.com/balas/2012/07/"與天使對話二"的內容很平鋪直敘,但腦海浮現文章中一個女孩躲在暗處而無助的畫面,讓人忍不住眼眶泛紅,真心希望這三天活動能讓小小的心靈停止自責。



「來而不往非禮也」,老師陪我們孩子玩得痛快,「長城基金」也請吳神父和他的班底讓三位阿姨揑個痛快!



海一樣藍,樹一樣綠,天地間仍然一片靜謐,只有不斷變化的雲朵正提醒忠勇和所有困境中的的孩子「我們無法選擇自己出生的環境,但只要不放棄,暸解自己值得愛與被愛,所有的晦澀幽暗的過程都將轉化為成長的養分,人生仍然充滿無限可能」。

「長城計畫」就是因著這個想法而誕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陽光佈居 的頭像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