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另刊載於公益平台基金會2012四月份電子報封面故事http://www.thealliance.org.tw/main.php,看過的人不必急著跳過,因為他們限於篇幅限制,只登了2/3內容,且照片也不盡相同,再看一次不會浪費您寶貴時間的。)
 
這幾年在花東甚至台灣旅遊界聲名大噪的巒山森林博物館像是又一個山中傳奇,成立短短八年間就擁有60幾個國家,18萬人次的參訪記緣,國際性的「地球憲章」組織曾在這裏開會、國內「荒野保護協會」、「主婦聯盟」、「溼地聯盟」、「環境資訊」等著名組織也將此地視為國內生態教育和森林保育的指標,絡繹於途帶著不同目的的訪客更將巒山森博的名氣推到高峰。

而一手催生的館長「阿力曼」更像台灣版鱷魚先生(我有兩位足擔此榮銜的朋友,另一位是花園新城的布農族傳人林南吉,妙的是他們還彼此認識),除了一身縱橫山林的本事不說,一生經歷則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秉持傳教士父親教誨「人死甚麼都帶不走,要做有意義的事」的阿力曼,在高中母語老師、國會助理、報社記者、第四台主持人、幼稚園主任以至大學研究助理的不同職涯,他都堅持公平正義走中道路線,甚至後來一貧如洗時會和財團搶購巒山土地成立森林博物館,也是基於相同的原則。


從小在部落野放長大的阿力曼對巒山森林有一股難以言喻的感情,這裏有他和族人共同的回憶和情感,隨著年歲漸長,外來的漢人將樹毒死擴大耕作面積,森林裏的樹木越來越少,大量噴灑農葯也造成動物逐漸消失,他的心裏非常難過卻不知如何阻止事態惡化,直到協助東大劉教授做當地榕樹調查和部落歷史文化保存時,他開始與不同的環保、生態團體密切接觸,不僅提升了他的視野,也開啟了他保護森林的意識。

「森林是我們的銀行,用利息的觀念可以幫助我們永續經營」阿力曼經常將這句話掛在嘴上,也希望將這個觀念深植在族人心中。他說重建森林的原貌和恢復傳統文化可以帶給族人不同的好處,有形的幫助是觀光收入和創造族人就業機會,無形的幫助則是建立族人自信、促進各種文化交流。

但偉大的理念出自平凡的人嘴裏經常得到的回應就是嘲諷。阿力曼為了搶救財團意圖染指的巒山森林,四處向擁有土地的族人遊說買地。過程中有人認同也有人懷疑他另有所圖,而大多數的人則根本對他不自量力想與財團搶地的行為表示悲觀;完全無視外界的反應,阿力曼明白「資金」和「先機」將是這場實力懸殊比賽的決勝關鍵。

於是他在第一時間利用各種職場建立的人脈到處借錢,同時說服最佳位置的地主,最後他這小蝦米用較少的籌碼打敗了大鯨魚,也因而才有了今天遠近知名的「巒山森林博物館」。

但這場漫長戰役只是開始,阿力曼隨時可能因為無法償還鉅額借款而拱手讓給依然虎視眈眈的財團。事實上,迄今仍負債七百萬的阿力曼曾經兩度遭到法院拍賣房地,他曾在法拍前夕夜奔300公里向表妹借錢,隻身舌戰銀行經理化解危機…

「到現在我仍然最怕每天早上十點三十分,因為那是法拍開標的時間」一直展現原住民特殊幽默風格的阿力曼此時眼睛忽然閃過一絲少見的不安,但隨即起身拍拍灰塵大聲朗笑「原住民沒有在怕的啦!有問題就解決嘛,沒甚麼好煩惱!」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