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1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報章媒體的寵兒就像這棟房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殊不知鎂光燈外的小人物才和山坡下這些小紫花一般活得精采。

事情的發生不在預期,但也不令人意外,因為早知道台灣到處都有好心人,只是大夥兒每日為生活奔波,誰也不知道別人腦袋在想些甚麼罷了。

台北的老師朋友兩周前忽然來電,表示最近寫了一本英文參考書拿到四萬元稿費,曾經來住過三晚的她希望這筆錢能幫助偏遠地區的孩子過個快樂年,於是請我幫忙想個好法子。

「但一定要雪中送炭給那些真正需要的孩子!」老師最後用「聯考必考」的語氣強調這原則的重要性。

代為處理這種天上掉下來的禮物並非第一次,兩年前一位廖姓血性漢子慨然認捐天主堂二十多萬廚房教室修繕工程;前些日子村長為社區老人找了塊地讓他們玩槌球,卻沒有經費買球具,老同學還沒仔細聽完便要我將需要金額告訴他;之前一位江湖大哥甚至沒明白我要幹甚麼,便任我從他皮匧掏了二萬塊幫天主堂添了張大書桌。也有一些身藏絕技的朋友奉獻他們的才華和時間給長濱鄉親,如兩位華航空媽在民宿義賣的手作布品,如「長城計畫」裏十幾位頭上放光的大小志工朋友。

老師的想法很單純「讓真正需要的孩子過一個快樂的年」,我的想法很複雜「讓孩子從"適當"的饋贈中學會感恩,並讓四萬元愛心擴散到最大」。

讓孩子過個快樂年不能單線思考,尤其我不喜歡直接發錢了事的做法,即便買禮物我也要趁便讓小鬼頭培養感恩惜福的好德性,而這禮物更要符合我「好操耐用變靈活」的最低標準。夫妻倆與小學校長、資深老師、村長和社區協會理事長切磋之後,得到結論如下: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長濱的地理位置很奇特,她位於台東縣轄的最北邊,比許多花蓮的鄉鎮更接近花蓮,而台東到花蓮兩地的市中心距離超過二百公里,所以每次看氣象預報都充滿疑惑,不曉得要看那邊的數值才準;加上還有區域性環境差異造成的特殊氣候,有時候山下一片晴朗,而山上正是風急雲湧山雨欲來,有時又正好相反,所以朋友們來電問天氣如何時,也只能將頭探出窗外告訴他們當下景況。

 

前幾日,台北連續淒風苦雨把人悶得發慌,一對朋友索興來長濱碰碰運氣。老天幫忙,她們待的三天兩夜時而陽光普照,時而春和景明,於是趁著舒坦筋骨的興緻,與車程50分鐘的長濱鄰居詹師姊聯絡妥當,一行四人便興高采烈上山尋奇去了。
 



純淨的山區環境孕育出高能量的蔬菜,除了自食也是製作酵素的原料之一

說「尋奇」的原因有二。第一奇是師姊身世淒苦出奇,11歲時三天兩頭來回走一天路到山下買米或15歲被賣為人妻只是她悲慘世界的一樁小事。整個故事說來太長,發生的奇事又太多,通常我都會建議朋友到她山上勞動一下筋骨時聽她現身說法。一位60歲初頭事業有成就雲遊四海十多年的董事長朋友住了三晚,夫妻倆每天在海線和縱谷遊走景點,那一天從師姊那兒回來之後語重心長的結論是「這四天旅程就屬山上一遊最是不虛此行」。聽了並不意外,因為去過的幾位朋友早就說過類似的話「聽完師姊輕描淡寫敘述她的苦難和看到她展現的生命韌性之後,對生活中的種種抱怨忽然都消失無蹤了」。




師姊種菜很慈悲,既不抓蟲也不殺蟲,她會特別劃一畦菜蟲專用區,並且再三叮嚀牠們不可越界,據說防蟲效果比各種農業專家想出的辦法還好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

微風細雨,一個人靜靜的坐在落地窗前遠眺太平洋,最容易勾起一些回憶。

回憶似乎也會隨著身處的環境自動過濾,在不算太短的人生裏挑選對應記憶特別深刻的片段,於是三十年前在同樣背山面海的馬祖南竿服役的一件往事立刻跳上心頭…。

那是一個晴朗的夜晚,我帶著數十位士官兵到馬港的灘頭清運,不同單位弟兄們趁著有限的漲潮時間拚命從補給艦搶搬五花八門的工程和民生用品堆擠到沙灘上,不到二百公尺見方的灘頭充斥著一股緊張忙碌的氣氛像極了螞蟻搬家,身為手無縛雞之力的輔導長,我只需偶爾叮嚀官兵們注意安全,遊目四望之際忽然間被一個極不協調的畫面強烈吸引。

隨著補給艦下船的居民魚貫回家之後,一個面貌清秀的年輕女孩靜靜出現在一片嘈雜的沙灘上,她坐在大皮箱上茫然四望,空洞的眼神彷彿不知發生了甚麼事?她到了甚麼地方?當年的外島嚴禁平民登岸,踏上土地的陌生女孩似乎只有一種可能…

她是俗稱「831」特約茶室新來的服務生!

怎麼可能?在當兵三年母豬賽貂嬋的外島,雖然每一個印入眼簾的女孩都叫「美女」,但初來乍到不滿一年,我非常確認眼前這個女孩即便在大學校園也能稱得上「系花」以上水準,這麼漂亮的女孩怎麼會在外島出現呢?我的心充滿疑惑。「但願不是」,二十鎯噹仍然清純的我不禁皺起眉頭。

放假合法尋歡的弟兄們回來津津樂道的對象越來越一致,每個人都搶著捧那位「新來的」場子,雖然大家免不了各自吹得天花亂墜,強調自己多麼雄壯威武令對方高潮疊起,奇怪的是每個人又都透露了一個相同訊息「無論你在她身上如何予取予求,她的眼神總是射向蒼白的天花板」。縱然充滿好奇,我一直沒辦法像弟兄們那麼理直氣壯走進那個對聯大喇喇寫著「大丈夫捨身取義  小女子獻身報國」的神祕花園弄清究竟,但從他們對「女神」的描述我幾乎確定就是那位沙灘上的女主角。

她為甚麼淪落到這個地方呢?茫然的眼神中隱藏著甚麼樣傷心故事?越來越強烈的好奇心變成在越洋戀情外的另一個生活重心。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