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一陣子很忙碌,先是安排淑玢在真柄部落的肚皮舞教學,緊接著趕回台北參加花園新城年輕有為的小夥子佑輔/海玲戶外婚禮,並應邀為他們贈送賀客150本「夢想力」簽名,雖然很奇特的從頭到尾沒簽成一本書、看到任何一雙仰慕的眼神,好在還有幾位熟男熟女熟鄰居可以肆無忌憚的說些讓人「感傷」的成人笑話,勉強也算不虛此行。



次日又陪著四年前取得全美排行前三名芝加哥藝術學院設計研究所的兩年全額獎學金,兩年前又以第一名畢業返台,現在卻拋開人人稱羡的本行,繞著地球跑玩著攝影的侄女若軒一同回到長濱。按照原先規劃行程,她先為「陽光佈居」四處拍照,第二天下午又和長濱國中小14位同學歡聚一堂,聊聊她茫然無知沒有朋友的青澀少年,不懂如何與人交朋友的大學生涯,直到發現自己潛力更上層樓,今天才華洋溢充滿自信的成長過程。

這是我三個月前與孩子們的約定,利用全中運在台東舉行放假三天的機會在我家舉辦一場好玩的演講。自己和大多數人的求學過程中很缺乏「認識自己」和「做夢」的訓練,整個求學過程只是不斷將課本上的知識拷貝到腦袋而已,而刻板的社會價值使大多數人的「志向」雷同到驚人的程度。因為對自己認識不清楚,所以不知道真正追求的價值是甚麼,於是在傳統定義下無論成功或失敗者,大多數人卻出現相同的現象「他們不快樂」。為了讓孩子們早點思考這些問題,也為了鼓勵在學業上不被肯定的孩子不要放棄自己,所以我與他們相處的時候總是繞著這個主軸,用不同的形式傳達相同的觀念。
 

孩子們不拘形式或坐或躺但都聚精會神的盯著螢幕,
隨著照片的變換腦袋中想必也不斷浮現各自不同的念頭。



第一次演講的軒有點緊張,偶爾我會在適當時機問她幾個孩子們容易迷惑的問題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為「佈居」裝潢的阿美族木工師傅阿忠忠厚老實,先前二十年的水電經驗和天生創意,與慈佈合作進行木作工程時水乳交融非常愉快。我們夫婦倆人也很喜歡與他的班底聊天說笑,有次問他們每天晚上做些甚麼娛樂? 「聚在一起聊天說笑,喝酒唱歌啊!」他們異口同聲。但生活這麼單純,那來那麼多話題和笑話可以每天聊?「我們就說同樣的事啊,一直說一直說,笑話可能連續講十次也不一定啊!」講十次的笑話還能笑得出來嗎?「可以呀,不過每次快到很好笑的地方我們就會先笑出來就是了」。

@*&%#@$,「那自己想做事的時候怎麼辦?」 ………… …… … 忽然他們停止了笑聲面面相覷,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問題。

「比如說,阿忠很有創意,想要結合木工和水電創作工藝品,真寶擅長手工藝,阿發喜歡看書,還有美怡的十字繡,那找甚麼時間來做這些喜歡的事?」我問。雖然經濟不景氣,但我知道阿忠憑著認真踏實和親初服務的做事態度,工作從來不曾斷過,班底白天都忙著做工。

「那就沒有時間了啊!」最會耍寶的志明突然迸出了絞盡腦汁之後的答案。
 
「那如果你們減少喝酒和講相同笑話的時間,大家各自發展自己的興趣,然後組合起來為部落安排一套觀光行程,讓外界更暸解阿美族文化,也讓年輕人對自己文化更有信心,你們覺得怎樣啊?」
 
阿忠眼睛一亮說「很好啊!我早就想這麼做了。我有信心只要都市人來到我們部落就會樂翻天,因為我們會到海邊和山裏用最新鮮的食材做出好吃的風味餐,我們還可以教大人小孩用天然的材料做玩具、手工藝和即興唱歌跳舞。但是…除了豐年祭,平常誰會來呢?」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9年底,真柄部落的少婦美怡和茉莉幫忙清理一屋子灰塵的新居,看她們開心的一邊工作一邊聊天,我興之所至隨口問道「如果生活中再添加甚麼事情,你們會比現在更樂?」

「肚皮舞!」美怡不加思索第一時間叫了出來,茉莉則靦腆的點點頭呼應。為甚麼想學肚皮舞?我愣了幾秒,一下子很難將傳統阿美族的舞蹈和中東妖艷旖旎的肚皮舞連結在一塊。

「因為跳肚皮舞可以甩掉多餘的肥肉,又可以增加女人的媚力,我們想很久了,但都沒有人願意來這邊教我們」開朗的美怡立刻向我解釋,同一時間我的腦筋飛快聯想到一個可以賴著她非答應不可的最佳人選。

於是趁著「花園新城」芳鄰召喚趕回參加社區歲未感恩餐會之際,我將遊學西班牙專攻佛朗明哥但肚皮舞也一把罩的淑玢拉出人群,還沒開始曉以大義,只聽得原住民少婦想學心切她便一口答應,趕緊打蛇隨棍上的說「哎,義務哦!我只提供免費食宿」,正被其他人拉過去的淑玢扭過頭啐了一聲「廢話!」

幾經電話和email往來之後,4月15日淑玢終於如約抵達長濱,而「台北老師要來教肚皮舞」的風聲早已在樸實的小鎮傳開,美怡告訴我為了避免太多人參加造成學習反效果,所以她只通知了二十幾個亟待塑身的姊妹淘,據說當她們聽到訊息時每個人臉上綻放的光彩照亮了整個長濱的夜空。街頭幾位漢人媽媽小姐也聽說了,認為原住民女人學舞的訴求與她們毫無二致,便非要參加不可,威脅我若從中作梗,往後就不賣我瓦斯和早點,見了面也不再笑臉迎人。

不用說,為了促進族群融和而非受制於威脅,我點頭如搗蒜般迅速答應。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甚麼叫「朋友」?
就是親自到長濱幫你遷移無線網路之後,一遇故障又從台北開車千里迢迢趕來荒郊野外校正,屢次問他「費用若干」總是石沉大海的人。

甚麼叫「鳥朋友」?
若這個朋友熱愛窺鳥,而且兩天之中來回百里,
在樹林夜拍到凌晨兩點,遲遲不肯進房入睡,
寧可窩在車上等待隨時搶拍可能出現的鳥況和天景,
然後第二天清晨已經架設好「大砲」瞄準了目標,
然後向睡眼惺忪的你亢奮敘述一夜數起的拍攝點滴。
記憶中當年談戀愛也不見他如此激情,這就是「鳥朋友」。

鳥朋友楊正雄(另見「我家的鳥人和鳥事」乙文)此回帶來病情同樣嚴重的鳥友黃緯裕,
兩個都是爸爸,都是忙得要命的科技人,
卻在乍暖還寒的三月隻身直奔「陽光佈居」,
藉校正網路為由,不辭舟車勞頓地來探望他們夢魂縈繞的「愛人」。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