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心理時鐘還來不及調整,但隨著屋內越來越淩亂的打包現場,也明白地球不會為了我的不捨而停止轉動,告別這座生活了十四年的社區終究要開始倒數計時了。

 
 
昨晚,應駐社區的幾位「國際和平志工團」的年輕學生之請,和老頑童「管管」與他們在桃李館聊了一會兒。十幾天前他們在青輔會專案計畫下選擇花園新城做為研究對象,希望從社區營造的角度將社區生活之美推廣到其他鄉鎮,在「蘭溪協會」儷穎指示下,由我先向他們全盤介紹了一下花城的背景和特色,提醒了他們一些一般人可能忽略的觀察角度,其他就任由學生們自行發揮了。

昨晚他們特別為了這一段時間超乎想像的收獲向我致謝,幾位同學感性的表示這個暑假可能改變了他們一生。很為他們高興但並不覺意外,因為在這兒長達十四年多的生活,遇見太多有這種經驗(驚豔)的鄰居,而自己毫無疑問也是其中一位受益者。當年原來只是單純為了出生15天的女兒尋找一個優質成長環境,沒想到在響應管委會姚主委號召參加清水溝行列之後,人生起了不可逆的變化,參加了社區越來越多的各式活動,結識了五湖四海各路英雄好漢文人墨客,生活頓時變得豐富又多元,腦袋裏掀起驚天動地的化學變化,不止是毅然脫離了十七年的公職生涯,也在半百之年選擇了一段從前不曾動念的人生。很難在搬家前夕細說這些數不清值得珍惜的人與事,只能默謝這一路相持的親朋好友,也希望受惠的同時,我們夫妻一向自期的善念也能夠溫暖了一些朋友的心。

不知何時開始,遠遠近近的朋友紛紛邀宴送行,每一次的歡聚都讓人重新回憶彼此因緣之初,慶幸的發現我們不曾錯過每一次芸芸眾生難得的相遇:在後山散步、在品茶飲酒、在桃李館、在電影欣賞會、在小公園、在網球場、在蜿蜒小徑……,隨著這許許多多的不期而遇,衍生出更多午後深夜的傾心吐訴,都是無法用言語描述的悸動,一次又一次的提醒我這一段美妙的人生、奇異的際遇。

仍然要告別了,不可避免的想起徐志摩那篇膾炙人口的小詩,雖然我們一家也是悄悄的來,卻無法像他一樣瀟洒揮袖,不帶一片雲彩,只因我們收獲太豐,滿懷祝福和期約而走。

對這一路走來相互扶持的鄰居、親友,多謝!

七月底,我們先遷入長濱中城部落暫居,九月底再搬到新居,開始各就各位的工作。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明明知道天開地闊、青山綠水的好地方就不難經驗好事情,但這個「好」潛意識裏多半還是侷限在物質層面。若要扯到人,總難甩掉城裏人的偏見,認為鄉下人嘛,不就是長相忠厚、言直語樸嗎?難不成還有甚麼讓人跌破眼鏡的形容詞?至於要想到甚麼「沉魚落雁、閉月羞花」這些章回小說裏的詞兒,腦袋裏恐怕還是免不了浮現滿滿都會裏的才子佳人。

  正因為揹著這一份都市人的八股包袱,才怨不得冷不防看到佩如穿著清涼便裝,露出一身白皙皮膚時,好端端一杯滾燙咖啡倒讓大腿先嚐為快了。可別笑我精神和兩手同時為之一振之後的窘態,實在是一幢毫不起眼的老舊小磚屋丌地鑽出一位瓊瑤小說裏的清純玉女,想像與現實落差太大得讓人猝不及防。其實驚魂甫定之後仔細想想一點也不應該意外,反倒是觀念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明白就是這樣的山水才能琢磨出這樣氣質的女孩。這個媲美哥倫布的新發現著實讓我開心了很久,因為從後來與佩如的談話當中,我發現她超乎同齡的想法和沉靜似乎完全來自東海岸的長年哺孕,如果能夠探索其中奧秘,從而讓這樣乾淨的男孩女孩遍佈長濱一切處,那這塊台灣後花園會展現出甚麼樣的迷人風貌?


 

熟悉的朋友大概會納悶我這也算見過世面的人怎會如此讚嘆一位村姑?一時半刻很難說個明白,大約也就是希望袪除都市人一些刻板印象,讓許多起心動念想要過田園生活的人多一些勇氣,在孩子的教養方面少一些操心,因為大自然能夠給孩子的東西遠比想像中更多,而有些不容易說得清楚的人格特質,往往是我們費盡苦心仍然在課堂上無法教會,而對遠離塵囂的鄉下孩子而言,擁有這些特質卻如擁有陽光空氣水一般自然。

佩如,正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記得一首青海民謠嗎?「在那遙遠的地方,有位好姑娘,人們走過她的帳房,總會留戀回頭的張望…」。
佩如五官分明的輪廓和經常一抹輕淡的微笑正像歌謠裏的姑娘,也讓人忍不住遐想「我願做一隻小羊,跟在她身旁…,願她手上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其實,美或不美純屬主觀判斷,佩如也許不屬於頂級美女,但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清純倒的的確確讓人如沐春風。第一次看到她是在長濱的7-11,她那一身精采故事的熱情老爸初識咱夫妻就相談甚歡,對於自己「歹竹出好筍」的七件作品甚是得意,說著說著就拉著我們到隔壁介紹正在打工的二女兒,頗有眼見為憑的味道。但從佩如臉上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我猜這天真浪漫綽號「蓮霧」的老爸顯非初犯,但仔細打量之後,我認為「蓮霧」並未言過其實,但對一身制服正在工作的她並未投予特殊注意,倒是後來幾次與有機會聊天,才開始對這個女孩刮目相看…。

佩如這位長濱女兒可非井底之蛙,剛告別二專生涯的她去年在千中選一的競爭中脫穎而出,在長榮航空擔任地勤工作,也曾在台北信義商圈知名法國餐廳打工,見識過都會裏的燈紅酒綠。問她會不會眷戀繁華的城市,將來畢業之後也留在都市逐夢?她輕輕搖頭回答了這個問題,沒有長篇大論,但她並不想要太過複雜的人生。今年暑假過後即將就讀國立大學的餐飲系,如同過去幾年,一年十幾萬的學費和生活費也是她打工一點一滴攢下來的,對於未來她並沒有時下年輕人常見的迷惘,「如果有機會,我也願意留在長濱發展!」佩如沒猶豫的說。

 佩如不覺得自己有何與眾不同,對於我發現新大陸般對她的讚美也只是輕輕一笑。我期待有一天自己因為習慣長濱更多美好的人和事而不再大驚小怪,更期望朋友來訪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時,我能比「蓮霧」更能壓抑不可遏止的得意,只輕鬆又優雅的吐出「是嗎?」兩字,就像佩如一樣。

我想,那一定酷斃了!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