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6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蘭溪桃李笑春風   

民國八十一年,一群社區媽媽們興起一個主意,相中了「桃李館」做為安親班的場地。這些媽媽們也許當初只是因為了孩子放學有個去處,也許是希望藉由社區的資源為孩子增添一些文藝氣息,也許,台大數學教授黃武雄深謀遠慮,早已預見未來的無限可能,所以主動出面說服絕不缺錢的屋主陳醫師,租下了這個小小空間。不管真相為何,大教授的小動作,在無數人前仆後繼呵護灌溉後,從只有熱情沒有組織的慘淡經營到蘭溪協會進駐之後的花團錦簇,一路走過17個寒暑,不但迄今一片欣欣向榮,回顧過往這個十坪空間發生的故事更是令人不敢小覷:

曾經,黃武雄教授在這兒與一群有志青年熱列討論「401教改行動」並付諸行動。 
曾經,也是黃教授發想的「社區大學」如今蔚為全國風潮。 
曾經,史英教授在這兒與志同道合的芳鄰為「人本教育」起草藍圖。 
曾經,徐仁修/李偉文在這兒為全國最大環保團體「荒野保護協會」運籌帷幄。 
可以想像嗎?10坪的車庫,17年的歲月,可以發生這麼多令人津津樂道的故事。

桃李館的興衰起落

事情並不是一直這麼平平順順,剛開始為了承租和整修房子,毛毛蟲創辦人楊茂秀拉小提琴、義工媽媽義賣咖啡、翁建堯/蔡萬益得罪一屋子蟑螂螞蟻老鼠跳蚤這些原住民,一群人出錢出力硬是讓一間廢墟脫胎換骨過來;緊接著漂亮姊姊引進奧芙音樂、張碧員教日文、蘇起銓/楊孟蕙教英文、台大陳教授教數學、老頑童講故事、畫家徐偉/柯淑芬教美術、插花老師兼教瑜珈…,課程琳瑯滿目,師資大材小用,義工媽媽排班認養服務時段,一時人聲鼎沸成為社區活動中心;可惜大夥一片熱心卻都沒有實務經驗,趙和賢夫人和淑姿先後出任掌門人不久就碰到第一次繳不出房租的危機,但狹小的空間仍然車水馬龍。楊索、郭力昕這些冷眼橫對千夫指的文化人結合了勇於創新的藝術家莊佳村、楊浴雲、徐偉、蔡永和、劉維平等人在這兒成立了「園丁小組」希望打造一個藝術生態部落,一時多少豪傑捲起千堆雪;經濟危機在社區資源回收義工張俊澤慷慨贊助一年房租暫解燃眉之急。之後台大外文系的Cathy和英國老公續租三年辦兒童英語,全家遷回英國後交給老外Michael再辦一年喊停。

1997年桃李館接手的義工媽媽走出桃李路,發願整修二十多年不曾更新維護的小公園遊樂設施,她們鍥而不捨的義賣募款感動市長曾正和,撥補相對金額,用30萬元鋪設安全地墊、修理舊設備,購買新設施,在倪翠芬龜毛般監工下硬是以大潤發的價格打造出五星級的水準,小公園再度迴盪著孩子們的歡聲笑語。第二度面臨經營危機時,翁建堯找來安坑「人本」服務會孫媽媽承租一年,在桃李館推動「生物多樣化」系列活動,孟蕙、淑姿、萬益、慈佈、念陽全力投入並籌劃邀請黃武雄、陳玉峰、畢恒達、龍君兒這些知名人物在他們這輩子最狹小的演講場地暢談各種主題,配合周末假日的生態活動,熙來攘往的人群將桃李館擠得水洩不通。經常上山修理水電的徐先生總是順便幫桃李館修理設備,但他拒收一毛錢,原因是「大家都在做公益,我也要積功德」。

新城公司當時窘態畢露,社區巴士時駛時停,熱心公益的 黃武雄 教授又發起Car Pool運動,並且製作搭便車標誌,沿習至今成為花城獨特文化。同時蘇治芬、唐香燕這些歐巴桑不時到新城公司抗議要求釋出路權讓公車上山,教外丹功的 韓 老師站在雙贏立場,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經由省長宋瑜和省議員劉恪協助才將新店客運拉上花園新城,徹底解決對外交通的大問題,這個關係花城興衰的歷史關鍵, 韓老師功不可沒。至於,那些抗爭海報和布條,當然也是義工媽媽們在桃李館製作的。

蘭溪協會再展風華

因緣俱足,十幾年來桃李館播下的藝文生態種籽,終於在2004年開花結果催生出「蘭溪人文自然發展協會」,結束了媽媽們單打獨鬥的辛酸史。也因為這個匯聚和釋放能量平台的誕生,藝文活動從此源源不斷融入居民的真實生活,鄰居因更多互動而凝聚,日後不斷挺身而出維護社區的福祉,從而打造了一個家喻戶曉的優質社區,桃李館和花園新城則嫣嫣然同時跨越21世紀生活品味和公民意識的門檻!

不讓桃李館專美於前,「蘭溪協會」結合社區資源,三年來繳出了亮麗的成績單:

1.連續兩年(95/96)獲得行政院六星計畫,台北縣唯二入選的社區,得以在產業發展、社福醫療、社區治安、人文教育、環保生態,環境景觀六個面相取得補助資格,未來若是能夠企劃執行,「人間天上」的地標將不再是夢。

2.連續三年(95/96/97)引進多元就業人力發展文化產業,成果獲得勞委會高度肯定。

3.爭取15年管委會合法立案的努力終於在「蘭溪」積極支援下修成正果,未來爭取政府奧援或維護居民權益將有堅實的法令基礎,對社區長久發展影響深遠。

4.奠基37年,人口佔粗坑里70%的花園新城終在協會大力支持下,首次由社區居民出任里長。深具生態環保和高度理想的謝水樹結合了社區各項人才及合理使用水源回饋金,使粗坑里和花園新城的未來更值期待。

5.與管委會合辦「花蟲季」跳脫傳統格局,獲得國家文藝基金會青睞,更讓新店市公所驚豔,承諾全力贊助未來活動,居民每年節慶期間廣邀親友扶老攜幼熱情參與,社區意識與日俱增。

6.協助社區連續五年獲得信義房屋「社區一家」贊助計畫。

還有廣受好評的「野草盆栽工坊」、「鵝爸爸木工坊」、「「遊藝粘土工坊」、「花新美食工坊」、「有機生活工坊」、「影像書寫學堂」、「自然生態學堂」、「蘭溪小學堂」……各式生活美學的課程如雨後春筍般走入每個家庭,吸引山下絡繹於途的學員,不斷為新城注入活水源頭。



楊浴雲薪火相傳


是誰讓桃李館脫胎換骨打通任督二脈?要感謝的名單落落長,但其中最關鍵的推手便是「蘭溪協會」人稱「楊姊」的理事長楊浴雲。一位原來住在石牌的紙黏土藝術工作者,和知名畫家莊佳村擁有一個幸福家庭,除了不斷突破的自我期許,她的世界幾與公共事務完全絕緣,原來打算一輩子就這麼快樂的遨遊在藝術天地,甚麼因緣讓她加入了桃李館的傳承隊伍?

「我在民國八十一年第一次探視住在社區的弟弟,他帶我到桃李館喝咖啡,當時印象好深刻,一群婆婆媽媽煮著咖啡,一看就很不專業,但她們笑的一臉燦爛,舉手投足之間別有韻味,立刻就好喜歡這個地方。雖然因為孩子正在讀書無法搬家,但一有空就會上山來玩,而每次下山都覺得好像從夢境中走出來,真是一座現代桃花源。那時孩子上學,先生創作,我閒暇到天母燒窯,後來在台北與朋友合開紙黏土工作室,日子十分寫意,我胸無大志只想圈在這一小方天地,覺得自己是個非常幸福的女人……」浴雲墜入時光隧道時續時斷的回憶。但她不知命運之神正悄悄為她埋下因緣,終於在幾番往返後的兩年她搬到了花園新城,與山上的鄰居有了更多接觸,發覺這裏的人都好有趣和特別;跳蚤市場煮咖啡義賣的園丁小組、和人本服務會合辦活動的孟蕙和慈佈、在桃李館展演的音樂家和畫家…,這些讓人感動的人與事,讓浴雲開始也想要為這個社區付出。

「八十七年我曾移民美國住了半年,當地的經紀制度讓藝術家很容易生存,先生的作品也很受歡迎,但我自己漸漸發覺找不到創作的養分。我喜歡臺灣本土文化的素材,美國人喜歡的是金門大橋這些當地特色,當時住得很悶又回到台灣;第二年再度嚐試,這次住在東西兩岸不同的州,希望暸解是不是還有移民可能,最後仍舊黯然而返。我是外省第二代,語言、文化和風俗都與台灣社會有某種程度的隔閡,與本土連結不夠深入,兩次出國的經驗,讓我覺醒這塊土地才是我真正的原鄉、我的根,我的感情依歸;只有回到台灣我才會甦活過來,這裏充滿生命力,像一池活水。美國再好,發生任何事都與我無關,而臺灣就像母親般的自在温暖。我一直很羡慕原住民對土地的歸屬感和使命感,回來後就決定要在這裏生根,並且加快認同的腳步,而花園新城就是我唯一想要的選擇。當情緒慢慢沉澱下來之後,我開始注意週邊環境,開始參加社區活動,一點一滴的付出」。

九十一年一位與浴雲很熟的朋友薛麗妮經常上山來玩,她是雞籠文史協進會理事長,也在積極推廣社區營造。麗妮一直覺得花園新城雖然人才濟濟,但完全沒有社造的耕耘,因而無法發揮社區珍貴的特色十分可惜。她不斷遊說浴雲應徵文建會社造員。「我原來是個藝術工作者,對於公共事務毫無興趣,但花園新城的歲月讓我學會不再對任何事情設限,隨時放空自己也相信任何事都可能發生,為了想盡一點力量讓社區更好,所以便答應了她的建議。」傻乎乎的浴雲邀了更傻的瑞雄、永和和姚添富等一群不知「社造」為何物的社區芳鄰,認真寫了一個「社區簡介」(這群傻子甚至不知道應該寫「企畫案」)去參加文建會的評選。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003/9/17 寶貝女兒就讀北宜公路雙峰國小二年級時,學校要求家長撰寫兒女初生前後之點點滴滴,一時跌入時光隧道寫下這篇文章。今天下午恰好認識幾位年輕夫妻,對於生兒育女一事聞聲色變,與當年同樣年紀的自己反應迥然不同,覺得有趣便翻出舊作貼上了部落格。


親愛的寶具女兒:

爸爸在媽媽懷孕的時候,望著媽媽逐漸膨脹的肚皮,每天都在猜想「這裏面裝的是甚麼啊?他長得甚麼樣?個性怎麼樣?會不會喜歡我?……」,一大串的問號陪著爸爸每天上班、下班、吃飯、睡覺,隨著生產日子的接近,爸媽越來越充滿了喜悅和期待,我們每天談的是你、念的是你、想的是你,我們為你搬到一個好美的新家,為你佈置了一個好舒服的小房間,並且準備了滿滿一屋子的「愛」來迎接你。

爸爸媽媽早已經說好,不管你是男、是女、是聾、是啞、是瞎、是傻、是美、是醜,不管是甚麼,我們都認為你是老天爺送給我們最好的禮物,你也永遠是我們的心肝寶貝,我們都會給你全部的愛,並且陪你走一段長長的人生。

萬千期盼下,你好不容易被推出了產房,我跑過去趴在推車上盯著你看,悶在心中十個月的疑惑終於揭曉…

「是隻猴子!」我驚訝的再仔細看了又看。

「嗨!歡迎來到地球」,隔著保溫箱,我笑嘻嘻的朝你眨眨眼睛,雖然你閉著眼懶得理我,但我相信你那時一定知道,眼前這個笑得傻呵呵的人準是你的「老爸」。那時我不斷的照著鏡子,看看自己再看看你,才發覺猴子真的是人類的老祖先,而且,超級可愛喲!

媽媽終於被推了出來,軟弱無力的望著爸爸,爸爸輕輕捏著她的手,俯身親了下她的臉頰,悄悄在她耳邊宣佈答案

「謝謝你生了一隻健康可愛的母猴子!」

 從此,猴子一家人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08年8月「野人」幫我出了一本書「夢想力」,介紹「花園新城」這個奇妙社區裏奇妙人物過的奇妙生活。原始採訪對象中有幾位被出版社因不同原因割愛了,但我一直耿耿於懷,認為這些朋友的故事也頗值一般人閱讀,對陷於生活困境中的讀者必然也會有或多或少的幫助,所以便用自己的部落格貼上這些「遺珠」以補當初的遺憾

德國來的台灣媳婦    全樹曦

花園新城住了越來越多老外,也許受限於語言能力,多數人除了臉上友善的表情,一般鄰居對他們並不熟悉。但也有一些例外,比如推廣樸門農藝的Peter、流浪狗天使派蒂和蘭溪協會的樹曦。他們的中文不見得頂好,但參與社區事務的熱情絲毫不輸一般住戶,完全沒有過客的心態;以樹曦為例,她的身影經常出現在各種攸關社區利益的事件現場,她很少發言,但默默做了很多能夠讓社區發展更和諧更健全的工作。在花園新城住了十年的她對社區有濃郁感情,在這裏認識的很多朋友已經成為她生命裏的重要養分,如果「族群融和」是台灣未來的必然趨勢,這個語言文化差異更大的德國女子融入台灣社會的故事似乎更值得我們借鏡

我也愛台灣

「我是十年前結婚後才住到花園新城來的,因為之前做記者的原因認識很多本地持有兩本護照的朋友,從前他們總是習慣將孩子送到加拿大、美國或是紐西蘭讀書,然後自己在空中飛來飛去,很多人最後也移民過去,但最近幾年他們都陸陸續續又和孩子搬回台灣定居。還有一些台灣的女孩嫁給外國人之後通常就很快移民國外,很妙的是這幾年她們也都帶著外 國 先生回台灣長住。我並不意外這個結果,因為我到過很多國家,台灣的優點很多,對外國人也很友善,是一個非常適合長期居留的環境,尤其是花園新城的自然景觀和人文特色比國外還好,我將來要永遠住在這裏」。


樹曦並不是自私的只想享受花園新城的優美環境,自從五年前退出忙碌的記者生涯改為自由撰稿之後,她積極催促綺芳成立了一個Kids Group,將社區媽媽和孩子們聚在一塊聯絡感情,成員一度高達二、三十人。花園新城的媽媽們關心的事情可不止孩子的教養問題,上自拯救地球下至保護流浪狗,尤其是攸關社區發展的議題,她們毫無疑問稱得上是全方位的關懷者。


當時楊○來找力臣開會討論抵制繳水費()的事;後來幾次與京墩公司討論不愉快,力臣耽心有肢體衝突,勸我這外國人不要去現場,剛開始我聽他的話沒去,後來覺得還是應該去現場聽一聽雙方的看法才對,有次碰到姚先生問我涵碧樓會不會配合爭取權益?我還根本搞不清楚怎麼回答這問題,也不曉得水和新城公司的關係。一直到京墩公司把通往蘭溪的路封起來,我才真正火大了, 那時黏 老師參與抗爭,森林幼兒園因而被檢舉房子不合法被迫關閉,我們家長都變成受害者,也有一些人的水被停了,讓我覺得應該要起來行動對抗不合理的要求。」


「我的個性比較激烈,要動就趕快動,不太管他合法不合法,所以建議立刻去拆掉那蘭溪通路的鐵鍊。在德國是這樣的,你認為自己對就趕快去告,但我的權益也要立刻爭取,因為不見得你會贏;但這裏的人不喜歡直接衝突,比較包容,也比較轉彎,後來我也覺得有道理。當時我想到可能被威脅還準備了錄音機,必要時會告上法院,不可以讓壞人贏;那陣子我幫忙發傳單,需要開會我也去,後來Kids Group的媽媽們認為大家應該站出來,所以就帶著孩子一起抗爭,我發覺花園新城的女人好像比男人更有正義感,像儷穎、佩芳、雅娟、曉琪都覺得應該要行動,反而是男人們要緩和」說起往事樹曦的中文又快又急,我得不斷請她重複以免解讀錯誤。「因此我們建立了緊急聯絡網,後來小公園半月彎砍樹事件我們動作就蠻快的,大家輪流在樹前面輪值擺攤,預防建商趁居民上班時突然來砍樹。我覺得社區的人很熱情,很容易接受外國人,很歡迎你,如果你想幫忙,他們也會給你一個位置讓你成為其中一員」。

歐美國家國民有較強公民意識不足為奇,但為甚麼會變成蘭溪協會的一員呢?

「參加蘭溪協會是個誤會,當時有人通知我要到桃李館開會,我也不知道甚麼事便去了,結果水樹和楊浴雲在討論蘭溪協會的章程,籌備什麼的,楊浴雲忽然提名我當籌備委員,我怕做不好立刻推辭,她還說『沒關係,將來沒人會投你這個外國人當理監事』。後來的確沒人投我一票,因為是用鼓掌通過的。但我事後並沒有逃避,因為我很認同用這平台辦藝文、環保的活動,花園新城有很好的人才,可以做的很好,我也很願意幫忙,沒想到後來是力臣做得比我多很多,我就只好在蘭溪教烹飪做西點,為雙方飲食文化做點交流」自稱很喜歡與人接觸聊天的樹曦不時在訪問中哈哈大笑,顯然她也學會了謙虛的美德。


樹曦曾擔任2006年社區花蟲季主持人「那時我正在太魯閣陪德國來的弟弟一家人,接到邀請電話很驚訝也很緊張,因為雖然曾經做過記者,但都是一對一或少數人的對談,從來沒有這種主持經驗,很怕上台看到群眾就忘了台詞,所以推辭說『除非找不到別人我才答應』,沒想到他們很詐,過幾天對我說找不到,我就只好硬著頭皮上台了,後來才知道根本沒再問別人;不過事後覺得很值得,一個德國人能有這種難得的人生經驗,雖然主持不夠好,我還是對自己很驕傲」。樹曦很喜歡花蟲季的表演,她認為Mia的「聲動樂團」已經具備國際水準,其他的業餘表演更讓台上台下打成一片像一家人般融洽。「我希望將來越辦越精采,而且要有人專門負責,因為很多籌辦活動的人要上班很累,如果每次換人規劃沒經驗很麻煩,可以找蘭溪協會的人負責」樹曦大概看到我眼珠子骨碌碌打轉,趕緊補上最後一句「但千萬不要再找我主持」。

千里姻緣一線牽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天,天亮得早,我們的心被春光召喚著,走入長濱安靜的春晨




雲影田中,嫩綠的秧苗鋪展成一片盎然,我們的腳步也輕盈了起來




瞥見殘存的乾草田,敎人突然恍惚,還是冬天嗎?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09年5月18日」,這是一個被祝福的日子,一個神蹟發生的日子。寫下來,是為了要自己永遠記得聽聞的那一刻所發的誓言「我們的到來是為了學習幫助每一個需要的人,包括我們自己」。

5月15日我到金山「法爾」進行十日禪修,生平第一次禁語十天、過午不食,還要學習打坐行禪,有點惶恐,也有點好奇自己是不是熬得下去?

5月18日,包商也是在地的朋友宏俊早上七點就指揮工人進行一樓灌漿工程,因為預算和完工時程的限制,他必須準確無誤的完成今天進度。根據氣象預報今天是個陰偶陣雨的天氣,所以他得賭一下運氣:首先,整個灌漿過程不能下雨,否則無法確保混凝土密度;其次,灌漿後八小時凝固期間不得下大雨,否則影響結構強度,可能需要視損害補強,損失不知是否慘重,但工程勢必延後。

宏俊當天有兩個灌漿工程,另一個在我們工地下方附近的涼亭基地。施工中他眼看烏雲慢慢從海面飄來籠罩整個山頭,整個心糾成一團,急急吆喝著工人把握速度,終於在下午一時左右順利完成兩處灌漿工作回到山下的家。剩下的部份就只能焦慮的等待,期待八小時的凝固時間不要下大雨。

妻暸解我一顆心懸在這事兒,所以早些時候簡訊告訴我今天一起祈禱。

更濃密的烏雲從太平洋向陸地挪移,伴著隆隆雷嗚,原來明朗的天空迅速陰沉,宏俊暗叫不妙,但渺小的他又能如何?一顆心隨著一滴一滴紛紛灑落的雨水沉到谷底,然後,最令人擔心的事發生了,滂沱大雨從天而降,彷彿為了讓他徹底死心,這陣狂暴的雨水足足下了幾個小時!宏俊腦海浮現我的一付苦瓜臉,還看到一疊疊鈔票漫天飛舞,回頭端視鏡中的自己,他覺得忽然好像老了十歲。

雨勢甫歇,宏俊立刻跨上摩托車往山上急駛,當看到涼亭果然一片狼藉時,他一顆心沉到谷底,不敢想像上面的慘狀,急急忙再發動機車往上騎去。

神蹟在最需要的時候悄悄發生了!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2008年8月「野人」幫我出了一本書「夢想力」,介紹「花園新城」這個奇妙社區裏奇妙人物過的奇妙生活。原始採訪對象中有幾位被出版社因不同原因割愛了,但我一直耿耿於懷,認為這些朋友的故事也頗值一般人閱讀,對陷於生活困境中的讀者必然也會有或多或少的幫助,所以便用自己的部落格貼上這些「遺珠」以補當初的遺憾。

兩成是位特立獨行的建築人,不熟的鄰居對他總是若有所思的樣子敬而遠之,熱絡之後才會發覺他骨子裏的頑童本質,雖然三不五時也會自嘲嘲人,但言行之間充滿童趣。他喜歡加強語氣說「真的啦!我不會騙你的!」,配上極其認真的表情,彷彿正在敘述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但當你思緒滑入話題時,他已經用相同的表情談到另一件「大事」了,聽眾經常啼笑皆非,但幾乎沒人會責怪他那顆乾淨剔透心。

 



以一般的標準衡量,兩成從小到大應該都算不上「有錢」,小時候每天蕃薯葉配蘿葡干的便當吃到牙齒變綠更是揮之不去的夢魘,二十多年來不敢再吃地瓜。有人以為從事了七年建築設計應該小有積蓄吧?他透露五十出頭才擁有的公寓還揹著沉重貸款,一半收入需要資助家族的經濟,存摺仍然傲骨嶙峋一片清白;鄰居笑他不會理財,他卻堅信人生的價值百分之百與理財無關。一路走來雖然辛苦,但「現在」卻是他一生中最滿意的歲月,會從東吳德文系到留學德國學習七年建築,完全是循著「人生無法預先安排」的信念自然行轉,他不在意這個階段會有多久,他只如實的面對自己,享受做為一個「人」的快樂。


金瓜石的天空

「我家有六個小孩,五男一女我排行第二,住在金瓜石、九份和猴硐三地之間的山谷,村莊裏兩百多住戶幾乎都是台灣金屬礦業公司的員工,生活都很清苦,一位近年非常知名的導演住我家隔壁,倆人有兄弟般感情。小學以前我幾乎沒離開過那個山谷,印象中棉被永遠是溼的,一年有300天在下雨,每天陰陰霧霧的很可怕。那裏環境讓人很壓抑,每天濃霧化不開,小孩都透著一股陰鬱的氣質,對周圍的人事特別敏感,很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山上老人家說從來沒有一個孩子變壞,即使輟學也沒做奸犯科,一個很奇特的地方,到現在我仍經常夢到那裏。」兩成打開話閘說著童年往事,「冬天挑水和扛蕃薯是當時最痛苦的兩件事,都要走到很遠的地方挑很重的東西,天剛亮走三小時上工,晚上五、六點回家。蕃薯收成日也是我們噩夢開始時,一萬多斤的蕃薯,不但扛到腳軟,也吃到反胃。我是第一屆國中生,讀金瓜石的時雨中學,每天來回將近走四小時山路,從開始29人走到只剩我一個,搬家的搬家,失學的失學;有次颱風天一大早出門,路上被吹到山溝去,爬起來再走,到學校空無一人才曉得停課,那種環境下的孩子都很憨,從來也不覺得苦,反而無意間練就一番好腳力,後來在德國留學可以連續走12個小時不覺累。」望著年逾半百花髮披肩的兩成,我靜靜聽他彈跳的記憶,室內飄迴著古典樂曲。


「村裏長輩感情極深,雖然後來飄散各地,但婚喪喜慶仍會想盡辦法聚首。我爸爸在基隆過逝時,我第一個通知死黨的爸爸,一進我家他爸就哭倒在地,這也是那種特殊地方培養出來的特殊情感,人跟人之間的關係是那麼…」兩成聲音漸弱想尋找適當字眼「那種互相扶持的感情無法用言語形容,這一代已經看不到了,但對我一輩子影響甚深。村莊的生活很閉鎖,我爸一輩子和我講不到二十句話,一個很日本的男人,雖然對話很少,但父母對我無形的影響卻很大;像我根深蒂固認為『男人就是要有責任感,否則就不是男人』。尤其對家庭、對國家,男人存在的值價就是責任感。」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現在是2009年6月2 號星期二早上九點二十,剛看完一部俄國戰爭片,家裏沒人,鍾愛的妻在金山禪修明天回來,孩子們去上學,書架上的書昨晚整理了一半,貓正慵賴的趴在音響上,兩隻玩瘋的狗已經不支倒地了好一會,除了開飲機隱隱作響,屋內一片寂靜。

待會要先去幫出國的鄰居澆花餵魚,然後撇開社區蘭溪協會的邀約,與幾位前天聚餐的國中同學一同騎自行車到淡水…。

忽然有一種寧靜安祥的感覺,不曉得算不算,但…「幸福」兩個字浮在腦海裏揮之不去。

台東的房子正由一位信得過的當地朋友施工著,已經完成了一樓的灌漿工程,過去的一、二個月,我幾乎不用對工程操任何心,雖然有經驗的朋友曾經三番兩次的提醒我無論如何不能掉以輕心,一定要親自監工。但我就是遇上了一位自我要求比業主還嚴格的包商,如果這樣還放不下心,那生活中必然還有煩不完的其它事,想要讓一顆心不得閒?那還不容易,再掉入從前的生活模式,先憂坐吃山空,再煩景氣低迷…,但,這不正是我一直想要改變的思考模式嗎?

上個月中生平第一次參加禪修十日,想要過一個不一樣的下半生,所以先從改變過去的習性開始。從前絕不可能端坐聽聞佛法,八個月前拋開成見,不但每兩週六和妻驅車前往金山聽課,進而決定挑戰自己想像的極限 ----十天禁語、過午不食,每天就清晨四點十分起床打坐行禪。

過程中該痛的也痛了,該惱的也惱了,鄰居問我有甚麼收穫?想了想也一下答不上來。但最確定的一件事是「其實改變也沒想像那麼困難」。

也沒好也沒壞,只是這樣的一種感覺,正好是未來想要的生活態度。

「幸福有多遠」?還不敢信口開河,但看到這兩隻狗兒的睡姿,你也許已經有了自己的答案!

陽光佈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